“免考拿本科”:假宣传真敛财 网上违法广告藏陷阱

2018-01-13 18:41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记者暗访“免考拿本科”:假宣传真敛财 网上违法广告藏陷阱

  免考拿本科”、“一年就能取证”,这样的广告是不是特别的有吸引力呢?想提升学历,还不用费劲,免考就能拿证,真有这样的“好事”吗?

  北京的小刘大专毕业后开始工作,去年11月她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一句广告词:“北京针对低学历上班族发布免考通道”,根据广告的内容,她找到了一家名为北京巨人时代教育的机构。

  小刘:他这边说,你想报的这个专业跟这个学校可以买一送一,就是我买一个成人自考,可以送我一个山东理工大学的成考。他说是保证能把我的成考这一块,然后说只用去考一次是自考,自己努努力应该也没有问题,双学历双学位,我当时就心动了。

  去年11月21号,小刘和北京巨人时代签下合同,合同明确:北京巨人时代为小刘提供报考、课程辅导等服务,费用为15800元,报考的学校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商务管理专业和山东理工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可没过几天,小刘就收到了北京巨人时代工作人员发来的信息,称公司的负责人“跑路”。

  记者发现,借着网上广告的推广,一些外地的学员也在报名了北京巨人时代后受骗。去年5月,杭州的王先生就在网上看到了北京巨人时代的广告后交了15000元的学费。

  王先生:他说在北京这个地方办教育的话是最可信的。他说如果你办教育在北京这地方没有什么合格的东西,你办不下来的。

  而就在王先生缴费后不久,他发现自己报的专升本并没有报名成功,当他向巨人时代提出退费申请后被对方拒绝。

  王先生:我说你这个钱退我,你这个也没有说给我考试,也没有给我资料,是不是?他说你不用学习,我们这个考试前15天那资料就给你了,他说你不用考不用学习,就这么跟我说,然后我也没有考试,也没有学习,什么都没有。

  记者登录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后发现,北京巨人时代去年12月12号该公司因“通过登记地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目前警方已经对此案介入调查。而据学员反映,和巨人时代同样,位于北京东三环建外SOHO的“北京新思路”教育机构也出现了疑似“卷包跑”的情况。记者调查发现,北京新思路曾在网上大肆宣传“上班族可以修1年的正规本科学历”的广告来招揽生源,去年12月中旬该机构突然人去楼空,目前已有学员向警方报案。

  免考拿本科 假宣传真敛财

  免考拿本科,噱头大效果好,招来的学员真不少。就在北京巨人时代发生卷包跑的前夕,我们的记者也记录下该机构涉嫌违法宣传,疯狂揽财的伎俩。

  去年8月30号,记者在某知名软件客户端中见到了这样的广告,标注为“一年制名校本科班免试入学通道开放”,点击进入页面出现了了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招生简章,在页面下方的一个对话框,出现了一个自称招生老师的留言,要求记者留下电话号码,以方便招生人员进行一年制名校本科政策的详细解读。五分钟后记者接到了自称北京巨人时代教育的电话。

  当记者提供想报考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本科专业时,对方表示人数已经爆满,并称如果想快速拿到大学学历,可以走一条捷径。

  北京巨人时代教育招生人员:咱们这有一个合作院校,有一个自考的连锁经营管理专业,这个最快可以在2018年6月份毕业。

  记者:您说是哪个学校?

  招生人员:这个院校就是一个一般的大专院校,是北京财贸职业学院。

  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这位招生人员还发来了学校毕业证的样本和学信网查询的截图。而记者在北京市教育考试院查询到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的自考专科“连锁经营管理专业”共有15门课程,考试报名费总计1300元左右。而北京巨人时代教育的快速取证“捷径”,需要记者支付10800多元的报名费。而这多出来近一万元的费用究竟都能享受什么样的服务呢?

  北京巨人时代教育招生人员:是需要你配合两次考试的,这个考试是考前给你答案,另外还有政策上一个30分的加分,只要你不缺考落考正常配合考试都是可以一次通过考试的。

  记者:这个答案是谁给的,是你们给还是学校给?

  招生人员:就是咱们这边。

  对此记者向北京教育考试院自学考试办公室进行了反映。

  北京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你要擦亮眼睛,千万别信他瞎忽悠,有些为了自己的某种利益,那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宣传政策,政策的了解千万不要依赖于助学机构。

  记者:那这个专科大概多久才能拿到毕业证?

工作人员:这个没法说,人跟人的能力不一样。

  记者:一年肯定是拿不到的是吧?

  工作人员:对。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程方平:这个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这个学历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它是都是要有这个主管部门通过正式的手续,包括考试,它是有标准的。企业或者一些商业广告,凡是给你许诺通过多交点钱就可以省事就可以免考,这些都是骗人的。所以这个对于消费者来讲,千万不要有这种侥幸啊投机的这样的心理。

  网上违法广告肆意 噱头背后是陷阱

  教育主管部门已经明确,“免学免考拿本科”、“一年制本科快速取证”这样的广告词属于虚假宣传,不能相信,但如此的广告词为何能够频频出现在网络平台,大行其道呢?

  天谱教育招生人员:免学免考,本来就是走国家政策的一个擦边球,它是由自考办和教育委员会联合主办,是以在校大学生的方式替您进行注册的,像您挂的课时、修的学分都是由别人替您操作完成的,当然考试的话需要您配合性出席一到两次,风险性的话它不像司法或者会计这方面,这个是没有责任的。你也看到在今日头条、腾讯、新浪都有我们一个推广,我们是针对全国范围的招生,我们不可能顶风做这个案的。

  您所看到的是去年1月,记者在某知名APP的页面中见到 “免学免考拿本科”的广告条后进行的实地暗访。为了让记者掏出15000多元来报考,这位工作人员甚至把家底都抖了出来。

  在2015年修订的《广告法》第二十四条中明确:“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

  在2016年实施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八条也要求,“不得以欺骗方式诱使用户点击广告内容。”

  而诸如“免学免考拿本科”这样的违法广告,宣传至今依然出现在一些知名的网络平台。

  北京的小刘去年就是在今日头条的APP上见到了巨人时代的广告后上了当,而对于网络平台大肆宣传“免考拿本科”的广告,今日头条的工作人员却表示,如此的做法只是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记者:他这不是虚假宣传吗?

  今日头条广告业务工作人员:并不都是这个免考,只是说我们会去规范它一个用语,它这个免考,不是说我就不用考试,而是说它可能说给你一个培训,他会负责让你去,还是得考证。

  今日头条APP上推广的“免考拿本科”的广告真的只是一个文字游戏吗?记者对其中三家广告主进行了逐一调查。

  一家名为“佰加佰”的教育机构,在今日头条上打出了“北京1月启动14个月免考拿本科学历,终身可查”的广告,记者在北京市东三环北路找到了这家机构,其店门口的“一年制本科带学位”的广告格外惹眼。

  佰加佰教育机构工作人员(暗访):说两万多(学费)那个呀就给我们就是经常合作,学校那个就是全程的,不用学习也不用考试,到毕业的时候还有那个论文答辩,你本人参加一下就可以了,其实就是你省事得花钱多一点,你能学能考试的这个学费肯定是花几千。

  只要肯花钱,不考试也能答辩。如此叫卖学历的做法并不是佰加佰一家,今日头条推广的“博学教育”声称考试不及格一样能毕业。

  博学教育工作人员(暗访):不需要学,只要你配合参加三次考试就可以了。没有学习能力要求,我们就是提供一个是过程性考核作业,那个是开放性质的,集体测评和答案,我们是一并发放给你的,你只需要把答案腾抄上去,保证结果就行,这个结果会有一个加分,加35到40的区间分,这个分数会折合到专业考试分数当中去,比如说一百分卷子,六十分及格,这个过程性考核平时成绩,占35到40。也就意味着你在去参加正规的考试的时候,只要能让自己考20就可以了。

  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也有的机构透露了其中的圈套。

  新世界教育机构工作人员(暗访):他们说的东西都是不对的呀,你去自考办一查就知道,什么加分政策是加不了的,他们没有任何资质,他们如果再不跟你说我们有什么秘籍,说得你心里不舒服,你怎么会去报名呢?

  网络助推 搜“学历”被推荐“免考”

  ​天花乱坠的宣传,俨然已经把文凭当做了买卖。法律专家指出,诸如“免考拿本科”的网络广告本身已经违法,而广告背后,商家预收巨额费用的做法也涉嫌非法集资。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互联网平台的推波助澜之下,违法广告、虚假宣传可以精准推送给用户。

  1月10号记者在今日头条APP上输入了“学历提升”的关键字,在其“推荐”的栏目中,便出现了一条名为“北京修学历,初高中零基础上专/本科,学费1980元”的信息,信息下方标注了“广告”字样,而在接下来不到20条的新闻资讯中,记者发现夹杂了三条标注了“免考”、“轻松拿本科”字样的广告,点击进入,页面都十分相似,“免考试”、“快速取证”等字样被特别标注。类似的广告为何会如此高频率的出现,今日头条的工作人员透露了其中的“奥秘”。

  今日头条广告业务工作人员:是不是您搜过免考?

  小刘:没有,都是它直接过来的。

  记者:它这个里面是就是我们比如看了一家有这样的一个机构以后,剩下的是很多家是推送的还是?

  工作人员:它就会判断您是一个喜欢教育,或者说您就关注到它,就会把所有教育相关的推送给你,其实就是一个兴趣分类。

  网络用户输入词语的频率、浏览的记录,都成为互利网平台掌握用户习惯的大数据,如此的做法又被称为“人工智能运算”。有专家就指出,虽然目前“人工智能运算”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平台用技术帮助网络广告精准投放的手段,但该方面的风险存在巨大隐患。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治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胡钢:我们的应用软件的所谓APP的经营者,他能够获得比在传统互联网中获得成千倍成万倍的我们消费者或者网络用户的它的这种数据,他的个人信息,他的隐私,那么对于我们消费者的喜好,它能做一个精确的计算。那么这种计算的结果,他就能够会揣摩我们消费者的一些喜好偏好,做了一种大量的整理,那么同时像我们消费者进行一种信息的推送,网络经营者要想到人工智能或者其他技术,它本身是一个相对中立的技术,应当用这种先进的这种技术去不断提供更多更好的更高质量的信息服务或者其他服务给我们的网络用户,而不是相反。

  有法律学者指出,用户在使用互联网产生的数据属于个人隐私范畴,而平台在利用用户数据进行分析时,存在对用户不利的可能,建议在涉及数据管理的人工智能使用尽快制定相应的政策法规,来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如果把人工智能的这部分完全豁免于广告经营活动的主体责任之外,这个对消费者权益保护,对用户的知情权和互联网违法广告的查处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下一步的立法要重点针对这种信息流的立法,从几个主体纷纷都要把他们的责任加以明确,既包括最终展现的这个媒介放平台的责任,同时还应当包括广告需求方平台的责任,最后还应当包括人工智能部分,就是数据管理平台的责任,只有这三个部分的责任都通通明确,才会在每一个关卡上对所有的违法广告进行严格的筛选,才能真正保障互联网广告市场清朗起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何春江)